“你可以生我的氣,但無論如何都別放棄我。”
“我好希望這種愛可以持久。”
“我不想在這個時候問自己到底在幹嘛,問自己應該怎麼辦。”
“為什麼總要這樣,一旦人決心坦誠起來反倒會被質疑更多。”
“所有痛苦我都大口嚐,被你以為我開心過頭只是肚餓。”
“如果真的存在最好的時機我懇求誰能夠慷慨告訴我。”
“我們的關係我沒有拿出來和誰比較過,我始終覺得獨特和難得,只是希望能更長久一點。”
“我不害怕自己一個人,或終將會是一個人。我總是會去堅持我自己對愛、對獨特關係的那些感覺與狀態,我常常會高度理想化兩個人的契合感,覺得說即便是各自在世界上並不那麼厲害,但在彼此的心中就是宇宙第一重要。無所謂有沒有人要站出來嘲笑我的這種不切實際的想像,我覺得沒有關係。畢竟總有人要去追求這些東西,總有人要為了這些不現實去承受住更多的孤獨。如果會有這樣的人存在,我希望這個人是我。”
“我是跑掉氣的罐裝啤酒和可樂,也知道夏天並沒有真的在等我。”
“我已經不敢以為任何事了。”
“想念妳讓我變得脆弱,妳擁抱我然後我振作。”
“我愛妳,我會把我的真心交給妳。如果妳還覺得不夠,那我就變成船,把我的船錨交給妳。讓妳知道就算我會航行,但只會,也只能在妳這裡停。”
“我想妳不管去到哪裡都把心放在我這裡保管。”

二十二載,唯獨不想失去你這件事我是完全肯定的、也不會有其他任何釋義。而我愛你,當然,我非常愛你,可是,愛的含義太大,你的感受肯定和我的感受不一樣,所以這一句我放在最後,如果風沒有把它吹走,如果機器還沒壞掉。